您好,欢迎来到莱特莱德大连水处理设备公司
流体过滤与分离技术解决方案服务商

fluid filtration and separation technology solutions provider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政府与企业共推污水处理进乡镇

相关资料/Technical information

政府与企业共推污水处理进乡镇

2012-03-01 11:07:18

  我国城市生活污水处理厂的大规模建设逐渐接近尾声,污水处理设施开始向乡镇和农村延伸。很多水务企业看到了这个巨大的市场,但乡镇污水量少、分散,处理设施建设面临的资金缺乏和运营利润低等现状,让他们望而却步。

  在湖南省长沙县,当地政府和水务企业正在合作探索乡镇生活污水处理的一个新模式。在这个模式中,长沙县把辖区内现有的乡镇污水处理项目一揽子打捆给桑德集团,已建成项目的运营、新建项目和管网的建设运营将分别采用OM、BOT、BT(注:OM为托管运营模式,BOT为建设、运营、移交模式,BT为建设、移交模式)等不同的投资方式,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而作为国内知名的民营水务企业,桑德集团运用自主研发的“SMART小城镇污水处理系统”处理乡镇污水,这项技术简单可行、运营成本低。政府和企业怎样在乡镇污水处理领域开展合作?“长沙模式”能否复制到其他地区?记者近日实地进行了采访。

  乡镇污水处理工程为何招标难?

  污水处理量小,运营利润无法保证;长沙县要求企业既要建设还要负责运营

  2008年9月,长沙市政府制定了第一个《长沙市环境保护三年行动计划(2008年-2010年)》(以下简称《计划》),其中明确指出,3年时间内,长沙市将以水污染防治设施为重点,全面提高乡镇污水处理率。到2010年底,长沙市40%的乡镇将拥有自己的污水处理设施。

  《计划》对长沙县的要求是,建设9个乡镇污水处理设施。但当地政府认为,作为一项惠民工程,实现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他们自加压力,在湖南省率先提出3年内把全部设施一次性建成。2010年,长沙县北山污水处理厂和金井污水处理厂作为试点先行动工建设。

  由于乡镇污水主要以生活污水为主,量小、浓度低,如果污水处理厂规模太小,企业运营起来很难保证利润,污水处理厂建成后很可能“晒太阳”。如何把这项民生工程落到实处,避免污水处理厂“晒太阳”,是当地政府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分管这个项目的长沙县副县长万惠明在经过实地考察后,把项目建设总规模从12万吨/天压缩到了5万吨/天。为了保证工程质量,保证污水处理厂建成后能顺利运营,他还提出,要把工程的建设和运营打包出售,前来投标的企业不仅要负责建设,还要负责以后的运营。

  处理量更小,通过运营获得利润的难度更大,还不能只建设不运营……这一系列硬性规定,让刚开始还很热闹的招标形势,突然变得冷清。从2010年初与各专业公司接洽到2010年底,将近1年的时间里,由于运营成本高等问题,没有一家企业愿意与长沙县签约。

  为此,万惠明也焦急起来,但他提出的要求仍然没有改变。他说:“也有企业提出了低成本的方案,比如建设人工湿地,但长沙县是省会的副中心,是一个近郊县,土地紧张。我们要综合考虑各方面问题,不能只考虑成本。”万惠明在继续寻找合作企业的同时,开始考虑县里能否自己建设运营这个项目。他说,实在没有企业愿意签约,我们只能自己做,这是最后的办法了。

  运营成本、人才难题如何解决?

  16个项目一揽子打包,采用统一处理技术,建立区域化运营控制平台,通过规模效应分摊成本及运营压力

  就在长沙县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工程“无人问津”时,桑德集团主动找到了长沙县环保局,表示愿意合作。万惠明回忆起双方接洽的过程时说:“我见到桑德代表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果只为了工程建设就不用往下谈了,如果是为了日后的运营,那才有话题。没想到,他们对这个观点十分认同。”

  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认为,水务企业要把眼光放长远,他们与长沙县合作是探索如何进入乡镇污水处理市场的好机会。双方“一拍即合”,在集中深入的商讨后,很快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协议规定,2011年4月1日开始,桑德集团在长沙县开工建设16个乡镇污水处理厂,要求2011年年底建成。

  桑德为何愿意接下别人不敢接手的项目?除了把这次合作当做进军乡镇污水处理市场的机会,桑德还要确保有盈利,这里有什么诀窍?

  关键在于双方在洽谈时,找到了一种新的项目合作模式,即集中捆绑、连片整治,把全县16个新建项目的建设运营一起打包,并采用统一处理技术,建立区域化运营控制平台,发挥集约化项目群的优势,一方面弥补了单个项目规模小的劣势,另一方面也使日常运营操作更简单,这个模式被称为“长沙模式”。

  据介绍,桑德集团在16个新建项目中的黄花镇污水处理厂设立了一个控制平台,通过视频和数据监控,用一个平台控制16个项目。每个厂区只需要配备一名日常维护人员,其他技术人员均集中到总控平台,监控中出现了问题再到厂区检查维修。

  万惠明将整个项目的运作形象地形容为像肯德基、麦当劳等快餐连锁店一样,运营管理有规定的流程可循,因此厂区留守一个人即可。当出现问题时,又像是“打仗”,危急关头会有“加强班”过去帮忙。这个“加强班”就是平时在控制平台负责监控的专业技术人员。16个项目只需要一个“加强班”,极大地降低了人力成本。

  通过项目“打包”带来的规模效应和人力成本的节省,运营成本和人才短缺等难题都得到了解决。长沙县和桑德集团在探索乡镇污水治理的新路径上展开了有益探索。

  什么技术适用于处理乡镇污水?

  日排放量低、不稳定、处理难度小,选择简单可行的技术即可,复制、缩小城市污水处理工艺成本高也没必要

  在一揽子打捆的项目模式中,长沙县16个处理项目采用相同技术,这项技术能满足乡镇污水处理要求并实现节省成本的目的吗?这是当地政府和企业双方都关心的问题。

  目前,污水处理技术工艺很多,但要针对乡镇污水日排放量低、日系数变化大、污水排放的峰谷差值明显等特点选择适用的技术。“污水处理技术很多,关键看怎么组合经济适用性高。”桑德方面的项目负责人介绍说,乡镇污水主要是生活污水,其中重金属和有毒物质含量较低,氮磷含量较高,在做饭时间等集中用水期水量较大,其他时间水量小。而且乡镇污水成分并不复杂,处理难度相对较小,处理要求也不高。因此,处理乡镇污水要选择简单可行的工艺,不能简单地复制缩小城市污水处理工艺。

  针对乡镇污水的特点,桑德集团把从国外引进并经过自主研发的“SMART小城镇污水处理系统”用于长沙县16个新建项目中。这个系统由成熟的技术组合而成,是一项小型、多功能、模块化、自动化和快速的工艺组合。系统的核心为“生物转盘+高效滤布滤池”,技术成熟却简单可行,能够满足乡镇污水处理要求。

  “SMART小城镇污水处理系统”在污水处理厂的直观体现为:“一个房子、一个池子、一套设备”。房子即整个系统的控制室,池子为高效滤布滤池,设备为生物转盘。这项工艺不仅耗能低、污泥产量小,需要时设备还可以进行增容改造。

  在长沙县最大的新建项目黄花镇污水处理厂,记者发现,在这座日处理量为8000吨的污水处理厂中,一组组设备整齐密集地排列,占地仅9亩。工作人员说,他们已经预留了一块空地,如果污水量增大,在空地上增加滤池和设备即可。

  万惠明说,项目开工时,有专家怀疑这项技术是否可行,并建议换掉其中的某个环节。2011年12月31日,16个项目全部完成设备安装,并开始试运行。前期良好的处理效果,让万惠明松了一口气。

  怎样保证资金充足到位?

  乡镇污水处理市场考验企业融资和抗风险能力,采用灵活投资方式,需逐步完善付费机制

  当前,在各地已经建设的乡镇污水处理项目中,不乏有靠政府补贴生存的项目。万惠明说,如果企业没有良好的融资渠道,把政府补贴作为盈利来源,很容易发生建设、运营偷工减料的现象。

  为此,长沙县决定在项目全部竣工并通过验收后,再把政府补贴一次性付给桑德集团。这极大地考验了桑德集团的融资能力,长沙县项目总投资近3亿元,在民营企业融资本身就困难的情况下,怎样保证资金通道畅通无阻?

  在长沙县项目中,桑德集团采用了灵活的投资方式。项目中16座新建的污水处理厂采用BOT运营模式,管网建设采用BT模式,北山和金井两个已建成的污水处理厂采用OM托管运营模式,运营时间均为30年。采用多种不同运营模式,成为“长沙模式”的特色,也为乡镇污水处理领域建立怎样的商业模式做出了探索。

  除了运用其良好的融资经验,桑德集团还着重降低污水处理成本。桑德集团相关负责人说,这套小城镇污水处理系统运营成本低,长沙县项目又是一揽子打捆的模式,测算出的成本比其他投标企业3.5元/吨-4元/吨的价格降低了一半以上。

  不过,万惠明还是有些担忧。他说,目前,当地城市居民需要缴纳的污水处理费为0.8元,生活水平相对较低的乡镇居民,不能承受比城市居民更高的费用。对此,长沙县积极争取财政补贴。根据《长沙环保三年行动计划补助资金管理办法》,处理能力在2000吨/天的乡镇污水处理厂可获得100万元补助,管网按照35万元/公里补助(最高7公里)。同时,国家发改委划拨5000万元用于管网建设。除了补贴,长沙县还采取了其他方法进一步降低水价。比如,合同中规定管网建成两年内,政府从桑德集团手中回购即可,但长沙县争取在短时间内一次性完成管网回购。

  虽然想尽办法降低水价成本,但万惠明说,项目正式运营后,不能全靠政府补贴,也要让乡镇和农村居民交一部分水费,“谁污染谁治理、谁受益谁交费”是最基本的原则。未来,收取的水费将是重要的资金来源。

  不过传统观念的影响下,目前在乡镇和农村收取水费的难度很大。万惠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说,一下子让居民交全部水费并不现实,政府还要通过宣传引导,逐渐树立居民的付费意识,同时让他们感受到乡镇污水处理项目确实是为大家服务的。“我相信逐步提高水费、建立收费机制将不是件难事。”万惠明说。

  “长沙模式”可复制吗?

  不同地区可根据实际控制成本,可复制的不仅是全覆盖理念,还有乡镇污水处理工艺

  湖南省成为“两型”社会试点省后,环境治理力度不断加大。同时,“十二五”期间,重点流域、区域治理是一项重要政策。在此背景下,位于湘江流域的长沙县与桑德集团共同探索乡镇污水处理模式,并逐步建立了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的“长沙模式”。

  然而,人们更关心的是,这种模式具备可复制性吗?长沙县是湖南省经济最发达的县之一,2011年位列全国百强县第18位。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需要有力的经济支持,对于富裕的长沙县,也许实现这个目标并不难,但对于经济不那么发达的地区,能成功复制“长沙模式”吗?

  万惠明认为,“长沙模式”并不只适合富裕的地区,其他地区复制时可以控制成本。“长沙模式”基本可以分为3个方面:厂区用地、设备投资和管网建设。其中,设备投资是由污水处理量决定的,这个硬指标无法改变,而厂区用地和管网建设方面的成本都可以控制。

  长沙县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工程本着“解决现实问题、适度超前”的原则,在一期工程建设时,预留了二期工程建设用地,征地成本上有所节约。管网建设中,合理设计线路可以有效降低成本,长沙县路口镇在管网建设中就省了不少钱。路口镇党委书记彭正球介绍说,他们在管网线路的设计上进行过反复研究,本来一条主要管网要挖山铺网,但挖山的成本高,又会破坏生态环境。最终,在桑德集团的建议下,修改了这条管网的路线。

  实际上,单纯引进其处理工艺也是可行的,“一个房子、一个池子、一套设备”的工艺简单可行,这种标准化设备和模块化设计即使只用在一个污水处理厂中也能有效降低成本。同时,由于桑德集团围绕城镇污水处理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可以提供工艺设计、工程施工与管理、设备制造与安装等一系列服务,顺畅的流程能有效缩短工期。

  目前,长沙县新建的16个污水处理项目刚刚投入试运行。万惠明说,任何项目都会有超出预期的变更,长沙县与桑德集团会根据项目的实际运营情况进行调整。对于“长沙模式”的探索才刚刚起步,这个模式还在不断地完善中,但“长沙模式”中一揽子打捆的项目模式等特点,已经为乡镇污水处理提供了借鉴思路。

经典工程案例